怎樣看待詩經中的玉文化?

2019年7月5日16:38:01 評論 2,165

有學者曾指出:“周朝是禮玉文化的濫觴。”誠然,盡管玉器最遠可追溯到距今 8000 余年的新石器時代,但玉器真正被賦予文化內涵和社會功能,并以文獻的形式記錄下來,卻是自周朝開始的。這一點不僅體現在歷史文獻中,于西周時代成書的詩經中亦能窺探一二。

怎樣看待詩經中的玉文化?

一、玉為祭祀禮器

西周貴族統治者以祭祀來達到“敬祖宗,求福祿”的目的,而玉具有通透、神秘、靈秀的特點,自然成為了祭祀禮器的不二之選。

《大雅·云漢》“圭璧既卒,寧莫我聽”便是周宣王在天下大旱時,用玉圭和玉璧來祭祀先祖和神明,進行祈雨的祭祀儀式。玉器在用過之后,還需要被埋入土中,和自然融為一體。

周代還有一種名為裸的典禮,即君王將酒灑在地上,用以祭祀先王,而承擔酒之容器的正是玉瓚,經考證玉瓚就是玉柄銅勺。《大雅?江漢》中有“厘爾圭瓚,秬鬯一卣”的詩句,意思是周王賜一柄圭狀玉瓚和一壇黑黍香酒給召公,而召公用玉瓚將酒灑在地上來祭祀先王,完成了裸禮的儀式。 軍隊出征前祭祀鬼神以求取得勝利平安歸來,《大雅?棫樸》有詩云“濟濟辟王,左右奉璋”描繪了周文王出征前在郊外祭祀神靈的場面,祭祀中侍從每人手中需要捧一塊玉璋。

怎樣看待詩經中的玉文化?
二、玉為男女飾物

《說文解字》有言,“玉,石之美者,有五德。潤澤以溫,仁之方也”,美麗的東西用來裝飾便也不足為奇,何況是獨具內外兼修之美的玉石,自然備受青年男女推崇。

詩經中女性佩玉,往往為襯托其動人美貌和非凡氣質。《鄭風·有女同車》所描述的“有女同車,顏如舜華。將翱將翔,佩玉瓊據”的美女不僅貌美如花,而且紛紛垂下的珠玉更加凸顯其嫻雅的淑女氣質。“將翱將翔,佩玉將將”,登上馬車時佩戴的玉飾碰撞得叮咚作響,婉轉動聽,使女性風姿綽約,獨具美感。

詩經中男性佩玉,更多是彰明其尊貴地位和從容風度。《小雅·瞻彼洛矣》中“君子至止,鞸琫有珌” ,表明天子講武視師時,軍容整肅,天子親佩寶劍,劍鞘也裝飾著華麗的玉石,突出天子威嚴地位,威儀崇隆 。“有匪君子,充耳秀瑩,會弁如星”寫英俊的君子耳嵌珠玉,器宇軒昂,瀟灑倜儻,風度翩翩。

怎樣看待詩經中的玉文化?

三、玉為禮物贈品

隨著周代佩玉的盛行,玉器的社會功能也愈發凸顯,玉器往往作為禮物來傳達人們的情感。

“投我以木瓜,報之以瓊據”;“投我以木桃,報之以瓊瑤”;“投我以木李,報之以瓊玖’,這其中不僅寄寓著深情厚誼,還有禮尚往來、以德相待的意味。

《秦風·渭陽》中“何以贈之,瓊瑰玉佩”是外甥送別舅舅時贈送的禮物。《王風·丘中有麻》中“彼留之子,貽我佩玖’,可能是女子等待情人而情

人不來時所作,“貽我佩玖”也是其想象中的情景。如此,則可以看出玉佩在男女表達情意時的重要作用。

怎樣看待詩經中的玉文化?

四、玉為美好象征

玉既為石之美者,又兼備五德,很容易成為美貌和美德的象征。

《君子·偕老》中“瑳兮瑳兮,其人展也”,以玉之純白為喻,寫女子外貌俏麗,給人一種“壚邊人似月,皓腕凝霜雪”的美感。《衛風·竹竿》中“巧笑之瑳,佩玉之攤”,此處以玉寫人,寫良人笑貌音容與其身上所佩美玉,交相輝映,使其更加嫵媚動人、不可方物。

除此之外,詩經中以玉比德也十分常見,《秦風·小戎》中"言念君子,溫如其玉",此詩是女子悼念征夫所作,懷念他文雅溫厚、德行上佳,表現其夫的善與美。“如珪如璋,令聞令望”出自《大雅·卷阿》,以玉為喻,贊頌周成王美好的品質。

綜上,《詩經》中大量的對玉器玉石的描寫,展現了玉在西周社會生活中的廣泛應用,玉自周起被賦予真正的文化內涵和社會功能,初步形成傳統的玉文化。

  • 玉滿齋公眾號
  • 掃一掃關注訂閱
  • weinxin
  • 玉滿齋微信小程序
  • 掃一掃添加收藏
  • weinxin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