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文明的自信來源于何處?

2018年6月14日09:34:43 4 10,945
摘要

無論什么意識形態、什么社會階段,這片土地自有他的運轉規則。中華民族復興的過程也正是重拾文明自信的過程。這種自信源自中華文明數千年血淚凝聚的經驗,也是在這個越來越局促的藍色星球之上我們面對的未來的信心。

百年的屈辱下來,無論是上層精英、下層黔首,幾乎都對腳下這片土地上曾經輝煌的文明徹底失去了信心。在深深的自卑當中,我們深刻地不能再深刻地反省這中華文明的每一根血管、每一個細胞,剜骨挖肉、棄之如敝履,并把物質的困窘、人性的丑惡與人群的失態歸咎于文明的劣根性。

整個近現代,中華文明都處于信心不斷喪失的境況中:

  • 鴉片戰爭摧毀了軍事技術的自信
  • 通商口岸摧毀了經濟體系的自信;
  • 甲午慘敗摧毀了官僚體制的自信;
  • 維新變法摧毀了儒家思想的自信;
  • 庚子事變摧毀了宗教信仰的自信;
  • 北洋亂世摧毀了對統一格局的自信。

于是:

  • 我們新鮮又艷羨地渴求著每一件舶來品;
  • 我們把每一個高鼻深目的洋人敬若貴賓;
  • 凡事喝過洋墨水的成為不可置疑的權威;
  • 無論東洋或西洋都成為求知求學以救亡圖存的圣地;

一百多年來,我們幾乎是趴在地上、虔誠地把中華的未來與希望寄托在對廣義的西方文明一板一眼的模仿拷貝之上,畢恭畢敬、奉若圭臬,用幾代人的血汗與交織百年的恩怨情仇繳納了一筆筆昂貴的學費。

可有多少人去問過,真正救亡圖強的到底是什么?

動搖腐朽清廷的是不倫不類的拜上帝教,還是千千萬農民心中“均田免糧”的古老質樸的理想?

成功守衛疆土的是李鴻章買來的巨艦大炮,還是左宗棠抬棺西征收復伊犁所踏過的“河西走廊”?

讓洋人感慨中國無法以武力完全征服的是“量物力結歡心”的外交手段,還是家國存亡之際底層平民近乎歇斯底里的搏命一擊?

后來的人們只看到了廣州國民政府北伐,卻忽視了同時間橫掃湘鄂贛,全國成員近千萬的農協運動;抗戰時期,人們在領會領袖們“論持久戰”“空間換時間”的戰略思想時,也常常忽視掉了在武器、軍隊、外援之外,是祖國的大河山川把侵略者的對華戰略限制在越走越窄的死胡同里。

當來自蘇聯的軍事專家、黨內留洋高層抱著大城市、工人、陣地戰的蘇聯經驗把革命帶上絕路的時候,是那個沒出過國、沒留過洋的農民的兒子固執的堅持著土地革命、“農村包圍城市”“游擊戰”的理念才讓未來的火種得以留存;

當新中國建立,整個國家在蘇聯大規模援助、計劃經濟思想指導下大踏步工業化的時候,又是最廣大農村地區為城市工業化提供了其他西方國家要靠戰爭、靠殖民才取得的第一桶金。

歐洲人開辟新航路一路打下印度洋沿岸商路港口、征服美洲摧毀印第安文明古國自是不必多說,我們熟知的日本,真的是靠他們的工匠精神、明治維新才完成向資本主義過度的嗎?naive

位于日本島根縣的石見銀礦曾是十七八世紀世界上代表性銀礦床之一,于上世紀 20 年代閉坑。石見銀山從 1526 年開始了 400 多年的開采歷史,從日本戰國時代后期到江戶時代前期都是日最大的銀礦山。17 世紀,這里的銀產量占當時世界流通白銀的三分之一。可以說石見銀山的開發鼎盛時期與日本經濟史上的商業發展時期基本重疊。

在商業全球化的啟蒙年代,坐擁全世界三分之一的白銀,日本人在自己家里就獲取了歐洲人靠殖民才獲得的資源,這就是讓日本在明治維新后迅速崛起的原始積累。

任何國家只要是試圖走工業化、現代化這條路,在不擇手段獲取第一桶金之后,都逃不過馬克思所歸納的那四個字——生產過剩:

由于市場投資的盲目與逐利,社會商品生產總量大大超過有支付能力需求量的經濟現象,是經濟危機的主要特征。

改革開放到今天,中國經歷了數次經濟波動,是靠什么在一路成長為世界上最大的工業國的過程中不被生產過剩、經濟危機擊垮?不是西方那套經濟學術語。

而是……

靠一失去低薪低保障的工作就回到農村自給自足的幾千萬農民工;

靠國企改制工廠裁員后就在寒風中推著小車上街賣早點的下崗工人;

靠人均微薄的教育經費下父母們省吃儉用供養出來的世界最大規模的大學生群體;

靠廣大三四五線城市居民大半輩子的辛苦積蓄吸收著資本泛濫對房價以及金融系統的沖擊……

這是章家敦的讀者們無法理解的。

中國經濟遇到過困難嗎?舉步維艱……

中國如章家敦等西方話語體系下的人士所預言的遭遇過崩潰哪怕一次嗎?一次也沒有。

中國現代化、工業化的規模是人類歷史前所未有的,期間遭遇的挑戰也是前所未有的。所有應對危機所付出的成本全部由這個國家極其多樣化且統籌配合的地域經濟結構、土地承包責任制后世界上最大的農村自然經濟體、千百年傳統道德觀念下吃苦耐勞的人民所承擔起來。

美國人總是抱怨中國操縱匯率才獲得制造業優勢,但實際情況確實在短暫繁榮后的一輪輪經濟危機以及連帶的社會危機中,歐美發達國家除了以政治金融手段對外輸出危機,還在資本輸出過程中將最有可能發生嚴重生產過剩危機的制造行業向其他國家轉移。發達國家經濟產業空心化、虛擬資本化不單單是跨國公司、跨國資本的貪婪或者好心從而給了其他國家機會,而是面對必然的周期性經濟危機趨利避害選擇。

中國是集成了絕大部分產業鏈的世界制造業中心,不僅僅需要集約化的資源區位條件,更需要抵抗經濟波動與生產過剩危機的體量與經濟結構。產業空心化既是本國投資者權衡利弊的決策,更是一輪輪經濟危機下來全球產業鏈自發追求穩定的結果。幾十年的經濟規律左右下的趨勢,怎么會因為特朗普一個拍腦袋就轉移回去!?

包括美國在內的西方主要發達國家,無法自身消化危機,只能向其他國家轉嫁,一同轉嫁出去的的還有環境成本、政治危機。如果不能轉嫁危機是什么后果?外部環境封閉的蘇聯就是前車之鑒。

中國是有史以來唯一一個能自己抵抗資本主義生產過剩危機、不發生社會體系崩潰也不對外轉嫁危機的工業國家。

當我們回過頭看看過去兩百年特別是近四十年所走過的的路,有哪一次是純粹的外部輸入將這個國家拯救出了危機的泥潭?一次也沒有。過去如此,未來也會是如此。中國能抵御生產過剩的根源在哪,對于未來的信心也就在哪。

四大古文明,只有處于大陸一隅的中華文明完全自成一體,形成了延續到今天的獨特性:多樣化與統一集權的并存。

當我們討論文明的時候,我們討論的是什么?

軍事力量?經濟狀況?社會文化?意識形態?

這些只是短時間隨物質環境變遷而變遷的東西罷了,一個文明恒久的屬性是它立足的這片土地以及在土地之上人們永恒不變的群體選擇規律:

為什么中國地域經濟結構極其具有多樣性,超過了世界任何國家乃至地區?

根本原因是因為中國擁有了最多樣的地形、氣候條件。然后在近代不屈的抗爭當中,憑借強大的韌性成為西方世界外上最大的沒有被完全殖民的原住民國家,避免了被徹底改造成如美洲那樣單一的資源產地、傾銷市場,因而最大程度保留了本土經濟模式的多樣性。中國不是也永遠不可能是那種成分單一、經濟形態單一的民族國家。如同自然界多樣的生態系統更能夠抵御生態危機一樣,社會經濟形態的多樣性也決定了文明的韌性。

為什么中國在幾千年里不斷重復著統一分裂的循環,最后進入必然的大一統局面?

因為多樣化的地形之下,位于文明中心的是黃河、長江流域那幾塊被要道聯通的平原——逐鹿天下,得中原者得天下,繼而把邊疆擴張到天涯海角、戈壁大漠才能維持內部穩定。這也是今天東南沿海的臺灣問題、世界屋脊的西藏問題為何關乎中華民族核心利益的原因。而在歐洲海洋性氣候的廣袤平原里,處處肥沃的土地具備了孕育多個國家中心的地理條件。

我們把自己稱為農耕文明,在河殤一代的感召下面對不可一世的海洋文明自慚形穢。但是從生態和諧的角度來看,農耕文明卻是可以最大程度利用現有有限資源達成內部和諧統一的文明形態:都江堰、秦直道、驛站、京杭大運河……歷朝歷代執著于興建大型工程以對抗災害、改造自然的同時,也在不斷打通文明的每一個關節每一根血管。

而海洋文明的上層建筑只能建立在對外擴張與。奪的基礎之上。古羅馬滅亡后,蠻族占領下的疆域上層建筑立即崩塌,而即使是游牧民族蒙古人建立的元朝也沿襲著中原世世代代治黃河、修水利的習慣,而治水恰恰是中原政治體系建立的源頭。

世人都在頌揚古希臘民主制度,可是有多少主流輿論注意到在希臘人同時期就已經把殖民地擴張到了意大利、高盧、北非以及小亞細亞半島等等等等?

中華文明的自信來源于何處?

好萊塢大片《斯巴達 300》把希臘與波斯之戰描寫成反擊侵略的正義之戰,可大眾在影音宣傳下所不知道的是波斯入侵的動機正是希臘人在小亞細亞半島的殖民征服活動引發了與波斯帝國的直接沖突。

波希戰爭之后,擴張邊際成本越來越高的古希臘城邦國家就迅速拋棄了所謂的民主,形成了以雅典、斯巴達為中心的兩個軍事陣營,走上了內戰與帝國征服之路,直到欠了一屁股債的亞歷山大依靠武力建立起曇花一現的亞歷山大帝國。

在有限的生產力條件下擴張到極限之后,璀璨古希臘文明就由此走向衰落,即便有更加崇尚武力的羅馬再續輝煌,用用武力掠奪廣闊的地中海周邊資源供養著一個窮極奢華的羅馬城。

最后的結果依舊是千年黑暗時代的到來。

一直等到到下一次技術積累后的對外擴張。

公元前古希臘歷史可以說就是公元后西方文明的預演:

中華文明的自信來源于何處?

整個近代西方政治文明的潛在規律歸納起來就是:

無私有財產則無個人自由;無對外擴張則無內部民主。

追根溯源,美式自由的基礎不是憲法第二修正案、不是民兵手中的槍,而是:

北美遼闊的土地上讓不再人身、財產依附于舊大陸王權貴族的社會主體自由人階層成為可能。

但這背后卻是印第安人的血淚史。

歐美資本主義國家在 19 世紀末二十世紀前紛紛進入帝國主義,其政治體制實際運作方式上就是由平等、分散轉向命令集權的過程。其時代背景就是殖民時代末期原本充裕的擴張空間變得狹窄、資源爭奪越發激烈。

ps:“帝國主義”的帝不是指皇帝,Empire 在希臘語中的意思就是“命令”。現代的金融擴張本質上是殖民時代產業擴張的升級版。

西方現代民主有兩個源頭:殖民地中海的古希臘古典民主、歐洲野蠻人的原始軍事民主。他們的共同點就是:

如果沒有外部資源緩和內部無法和諧相處、斗爭越來越動蕩的政治勢力,就必然會陷入內部崩潰倒退的結局。這也是套用西方制度的發展中國家所無法擺脫的現實。

敢問當今世界還是一個擴張殖民的世界嗎?

還是一個強者對弱者肆意凌虐的世界嗎?

還是一個有著無窮的未知世界給予探索、無盡的自然資源供其揮霍嗎?

答案都是否定的。

最起碼對于中華文明來講,即便窮得吃不飽飯,但在鴉片戰爭的 100 年后,中國就再次憑借著“朝鮮戰爭”與原子彈,觸摸到了人類武力的頂點。

那個靠武力就能橫行無阻的時代早就過去了。

中華文明的自信來源于何處?

真正的鋼鐵長城

知乎里有一個觀點:

隨著知識積累,理科不斷地從文科中抽取出來。

放到國家層面就是:

隨著文明進步,理性主導的社會治理技術性工作不斷的從容易被人群感性激蕩的政治混沌中分離出來。

這一過程有反復甚至長時間的倒退,但只要生產力在知識積累下不斷進步,人類社會中留給政治運動的運作空間只會越來越狹窄。

但是西方套路化的民主卻逆勢而行,默許甚至縱容了政治的動蕩。這在經濟形勢上升、掠奪外部資源的時候顯得活力十足。一旦進入封閉狀態,政治斗爭擴大化就會引起整個社會的共振,社會各個利益群體間的矛盾無法轉向外部就會劇烈內斗,此時若不強化政府職能、提升中央權威進行內部治理國家就會陷入倒退之中。

全球化時代,世界越來越平坦,武力擴張是萬萬不可能再用的、金融擴張越發受到他國健全制度的抵制,即便其他非西方國家依舊羸弱但地球生態已經到了海洋文明對外擴張的極限了。這種大環境資源局限下伴隨而來的是所有呈現擴張、霸凌姿態的意識形態紛紛左支右絀、不合時宜。

看看如今的歐盟,雖然布魯塞爾有議會民主之形,但包含歐洲央行與各個委員會在內的技術類機構實質上凌駕于歐洲議會之上,否則面對歐洲四分五裂的政治局面,歐盟將寸步難行。而在新大陸以自由之名建立起民主燈塔的美國,從 20 世紀以后也同樣走上了加強聯邦政府權威的道路。

這是當代世界各個政治群體共同的選擇,卻是中華文明已履千年的道路。

面對未來,中華文明的信心正是是源自對過去歷史規律的總結。

不像古羅馬、奧斯曼土耳其、印度,中國不需要宗教思想、對外擴張來維系帝國的統一。

極其多樣化的自然條件基礎上:

各地區經濟結構的相互補充、中央與地方的權力制約平衡,這些世俗的經濟的架構足以保證中華文明在多樣化經濟基礎之上的政治統一。為什么西藏、臺灣、南海是中國的核心利益,因為只要外部安定,重內部效率、社會和諧的中華文明就能夠最大程度保證人民在有限外部資源條件下生活富足安康、環境長治久安。

這也是在和平與發展為主流的當今世界,中國敢于高舉“和平共處五項基本原則”站在對外交往道德高地充分參與甚至引領國際間平等交流、合作、開發的底氣所在。

一切一切的是歷朝歷代的仁人志士自發努力,最終給予了中國文明在現代化、工業化以及全球生態文明建設道路上無可比擬效率與的強大韌性。

無論什么意識形態、什么社會階段,這片土地自有他的運轉規則。中華民族復興的過程也正是重拾文明自信的過程。這種自信源自中華文明數千年血淚凝聚的經驗,也是在這個越來越局促的藍色星球之上我們面對的未來的信心。

  • 玉滿齋公眾號
  • 掃一掃關注訂閱
  • weinxin
  • 玉滿齋微信小程序
  • 掃一掃添加收藏
  • weinxin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目前評論:4   其中:訪客  4   博主  0

    • 醉八蟲 醉八蟲 0

      有實質的內容

      • 顧敏鋒博客 顧敏鋒博客 1

        我們的自信來源于——人多力量大,嘿呦

        • 武勝 武勝 2

          寫得不錯支持一下

          • 廣安養老院 廣安養老院 2

            文章很好值得一看